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股票新闻 >

36家银行派发4800亿现金股息 疫情下监管或从严要

未知

  开户不排队,交易安全稳定,就选东方财富证券,点此在线开户>>

  在汇丰、渣打、富国等国际大行迫于监管压力暂停派息之际,中资银行仍大手笔派发现金股息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统计,36家A股上市银行2019年度累计分红派息4874亿元,较上一年度约4200亿元分红大幅增加。7家银行股息率超5%,7家股息率4%-5%之间。

  有大行人士表示已在密切关注境外银行暂停分红。但一方面,银行要加大信贷投放,支持实体经济复苏;另一方面,银行也要增厚资本,应对逾期贷款大增风险。一旦下调现金分红,很可能影响处于破净压力中的股价。

  7家银行股息率超5%

  近日,A股上市银行陆续公布将实施2019年分红派息方案。

  四大行派息最多,2019年度总计2935.57亿元,较上年增加127亿元,现金分红比例均在30%左右。其中,工商银行派息总额936.64亿元,为A股之最,每股派发0.2628元;建设银行每股派发0.320元,合计约800.04亿元;农业银行每股派发0.1819元,派息总额约636.62亿元;中国银行每股派发0.191元,派息总额约562.28亿元。

  其余银行中,招商银行派息总额302.64亿元,超过交通银行的233.93亿元;除浙商外,股份制银行分红规模均逾百亿。

  从现金分红比例来看,最舍得分出利润的是刚上市的浙商银行,分红率达39.5%;其次是江阴农商银行现金分红比例为38.6%;再次是招行32.6%。浦发银行现金分红比例从上一年度的18.4%大幅反弹至30.8%。现金分红比例低于20%的是平安银行、贵阳银行、华夏银行、郑州银行,分别是15%、17.2%、17.5%、18%。

  银行一般在七月份完成年度利润分配。

  中资银行常年大手笔派息。究其原因,一位华南银行业分析师表示,大部分国有大行的股东,除财政部及中央汇金之外,是社保基金。社保基金作为长期财务投资者,以获得股权分红收益为主。

  截至2020年3月末,社保基金理事会持有工商银行、农业银行、交通银行123.3亿股、235.21亿股、129.09亿股,持股比例分别是3.46%、6.72%、17.38%。

  银行股投资价值与股息率(股息率=每股分红/当年成交均价)密切相关,业内常把银行股息率与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相比较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测算,36家上市银行中,2019年度有7家银行股息率超5%,7家股息率4%-5%之间,10家股息率2%-3%之间。股息率最高的是民生银行的5.93%,交行、北京银行也超5.2%;光大、中行、浦发股息率超5.1%;浙商、农行股息率也在5%左右。最低的是紫金农商银行、平安银行的1.36%、1.57%。四大行股息率最高的为中行的5.11%,其余三家大行均在4.4%以上。

  银行分红与资产质量、

  盈利要求

  从境外经验看,为满足股东回报、维持资本市场估值稳定,欧美上市银行常年保持着较高的分红派息比率。

  在疫情冲击下,为夯实损失吸收能力,英国监管机构敦促汇丰、渣打、巴克莱等大型银行取消 2019年分红派息;美联储要求银行推迟二季度分红派息行为。

  受疫情导致延期还款、逾期增多等因素影响,市场对银行未来盈利预期普遍不太乐观。

  一位华东城商行人士对记者表示:“我们行内判断,今年撑得过去,明年上半年业绩可能不好看。银行业分化已经开始,上市的红利窗口已过,再多融资也不一定是好事。”

  另一银行业人士表示:“银行业今年贷款增多,延迟还本付息在报表上还体现不出来,今年底的数据应该还可以。”

  由于利润压力增大,用于分红的部分势必减少。但分红事关股价,中资银行仍坚持分红。在一次内部业绩沟通会中,一位大行高管表示,欧洲银行业取消分红,主要是为了增强资本应对疫情,但国有大行仍会分红、留存资本和利润。

  “今年后续监管部门有可能对银行分红情况进行窗口指导。”一位资深银行业研究人士表示,中资银行此前从未暂停过分红,但也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出发。这是一个长期和短期的选择,从长远看是符合股东利益的。

  有股份行高管向投资人解释称,公司分红政策要综合考虑监管政策要求和长期业务发展的需要,留存利润均用于充实本行的核心一级资本。公司要依靠内生的资本补充来保障业务发展,才更符合股东的长远利益。

  上述研究人士说,今年银行业利润息差将继续收窄,政策上要求金融业向实体经济让利1.5万亿元,银行利润增速可能大幅降低,有的银行净利润可能负增长,用于分红的部分自然也会减少。利润留存是提升银行自身资本积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,虽然外源融资不断拓宽,但目前从国际银行业看,几乎所有银行都面临市场化融资比较难的问题。虽然A股银行“破净”问题严重,但欧洲银行业融资估值更低,市净率0.1-0.2,几乎无法市场化融资。

  上述国有大行人士表示,美国银行一季报负增长,因为境内外大型银行的资产结构、业务结构有所不同,例如花旗银行计提了50亿拨备,主要因为权益市场大幅波动;中资银行主要面临信用风险,权益类市场风险较少。

  上述银行业内人士表示,银行业今年利润增速不可避免地受疫情影响,资产质量风险上升,息差收窄,监管从资本补充、银行长远发展等角度考虑,有可能借鉴国外一些既有做法,做一些窗口指导,这种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。实际上,如果实体经济不能有效复苏,分红长期也不可能维持。

  他表示,银行业可以区别对待,例如国有大行基本能够维持正增长,可能现在还不缺资本,继续保持分红是可行的。对于城农商行等中小银行,限制分红对于其增加资本积累是有利的。实际上,农信社改制为农商行后,有的地方对其分红也有限制,要求分红比例不超过15%。

  近期已有城农商行被监管要求降低分红比例。6月18日,在新三板挂牌的新疆喀什农商银行公告,近日收到银保监通知,根据窗口指导意见,按照“少分红、多留存”原则,要求本行将原拟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.00元改为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.8元。据此测算,喀什农商银行现金分红比例从20%下调至16%。

  区分不同银行进行监管的思路,引发银行业内人士的讨论。中国银行研究院6月30日发布报告称,应对疫情逆周期监管,可考虑强化对银行分红派息行为的监管,对分红派息银行的资产质量、盈利等指标应做严格要求,促进银行内源资本积累。


(文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

相关文章
友情链接:股票开户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股票学习网 888股票网666股票网 5588股票网6688股票网